航运界再生大危机,贸易局势紧张的情况下该如何生存?

2019/6/6

         通常往年从夏季开始为航运旺季做准备的全球船舶运营商,现在却正为了迎接关税的飙升而担忧。


        最近几周,几家大型集装箱运输公司的运力下降,这些公司主要运输的产品包括家用产品、家具、电子产品和其他消费品,这些产品的零售商已经开始减少他们的产量。


        美国政府高管们担心, 如果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一些主要经济体会开始步履蹒跚,甚至分崩离析。近期航运费率的疲软已经让他们看到了这么一个不祥的信号。“真是一团糟,业务量下降成了趋势,我们只能将船只重新部署到中国以外的港口,因为那里的货物是免税的。”


        如果贸易战蔓延至整个欧洲,再加上现在令人不安的全球局势,那么其中制造业活动的疲软和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放缓就会成为必然结果,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

        今年6月初,中国对价值600亿美元的美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以针对美国政府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政策。特朗普政府甚至威胁要对中国另外300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征税,并对所有从墨西哥进口的商品分别征收关税。这可能引发对仍在寻求稳定需求的航运运营商业务发生螺旋式的下降。


        不断升级的贸易紧张局势来得“正是时候”。6月份是夏季航运旺季的开始,由于零售商为年终以及假期考虑开始囤积亚洲出口商品,运价往往大幅上涨,航运公司的年度利润大多来自这个季节。但是今年正好相反,集装箱航运现货市场的费率正在下降。德鲁里航运咨询有限公司(Drewry Shipping Consultants Ltd.)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将一个集装箱从上海运到洛杉矶的成本为1,262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4%


        丹麦公司A.P.穆勒-马士基(A.P. Moller-Maersk A/S)今年第一季度的总运力减少了4%以上,得到这一结论以后,他们减少了跨太平洋航线的数量。我们之前报道过马士基首席执行官索伦•斯库(Soren Skou)上月接受采访时表示,他预计跨太平洋贸易争端将使今年的集装箱需求减少至多三分之一,并预计贸易紧张局势将蔓延至欧洲。

        那么其他航运公司对于此类现象是如何看待的呢?物流数据提供商Freightos表示,其单独的指数显示,上月底从中国到美国西海岸的运费处于48周的最低点。Freightos首席营销官埃坦•布奇曼(Eytan Buchman)表示:“今年一开始,跨太平洋运输的费率比去年同期高出60%。自那以来,由于航空公司供应过剩,再加上一系列关税,这一费率就开始直线下降。”


        其他船运行业高管表示,他们现在最担心的还是美中贸易关系。在没有好转之前,他们觉得美国和中国的情况将会变得更糟,他们正开始调整业务,以适应更加黯淡的前景。“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世界第三大班轮公司中国远洋运输控股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去年8月已经将其跨太平洋集装箱运力削减了10%,目前这条贸易航线占其总运力的45%,低于2016年的58%。中远集团一位高管表示。“我们正密切关注关税情况,这对我们太重要了,受影响的产品仍在转移,但来自中国的减少了。我担心,因为以牙还牙的行为正在升级。它可能影响从天然气到食品和石油运输的一切。这对航运来说是个坏消息。”

        那么航运业该如何做才能度过此次危机呢?是几大船公司资源整合,还是苦苦支撑等待着这次贸易战的结束?希望应对此次危机,航运界可以找到较好的应对政策。


        伦敦Braemar ACM的集装箱航运分析师Jonathan Roach说:“就在几周前,我们还以为中美之间会达成贸易协议,但现在这种乐观情绪已经烟消云散了,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对于中国来说,中国制造业的任何一条产业链的减少都有可能抑制对亚洲内部贸易的需求。Braemar ACM最近将今年集装箱需求增长预期从2018年的4.5%下调至2%。


        对于美国来说,美国的贸易现在也处于尴尬的状态。航运集团Bimco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国西海岸港口的集装箱进口同比下降0.5%,与跨太平洋贸易关系最为密切的港口的出口同期下降18%


则两利,分则两弊。看来各大船公司还是希望两国的贸易战争能过尽快的结束,毕竟在这种贸易局势紧张的情况下,人人自危,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是家常便饭。